首页 >> 信息中心>>

滴滴程维:创业“维”艰 “狼”性不改

文章时间:2016-02-16 11:18:38 
  程维,滴滴打车创始人兼CEO,1983年出生。在创业之前是阿里巴巴的员工,先在阿里巴巴B2B工作6年,后在支付宝工作两年,曾做到事业部副总经理级别。2012年6月,程维和小伙伴们一起创办小桔科技,同年9月,滴滴打车上线。在3年多的时间里,滴滴打车迅速崛起,成为打车软件的领导企业。


图为程维(资料图片)

  刚刚过去的2015年,对于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来说,既甜蜜又苦涩。

  急速飙涨的数据让滴滴成为独角兽企业中的巨头——估值从年初合并后的50亿美元上涨至165亿美元,员工数量超过5000人。滴滴创业3年注册用户2.5亿,高峰时期的日呼叫超过1000万次,覆盖360个城市,已切走中国出行市场80%的蛋糕。

  程维本人还是国内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CEO,他左拥腾讯、右傍阿里,口袋里有近40亿美元的现金。

  有投资人评价程维是一只“土狼”,这显然并无贬义。滴滴从成立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竞争的市场,狼性是滴滴的竞争力。

  可今天的程维依旧满口都是危机感。“滴滴就是一辆250迈高速行驶的汽车,在路况异常复杂的路上,还有人来撞你。任何一个细节操作的失误,任何一个弯道甚至一块石头,都很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

  对于这样的濒死时刻,程维很熟悉:“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被放弃、惶恐、极度不安的经历没有把他变成一个脆弱的人,反而让他在面对重大决策时更加坚定和大胆,面对危险时更加谨慎,更加小心翼翼。

  ——“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那个山头必须拿下,这是滴滴的文化”

  “昨天上海订单量涨了110%”“华东区服务器需要支援”,穿过滴滴的办公区,能够不时听到这样的话,就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美国交易所大厅,紧张气氛满溢。滴滴会议室,大大小小不下20个,虽然装修风格都很一致,但是名字毫无章法:西客站、C980、七天七夜、狼图腾。每一个会议室名字的背后,都是滴滴曾经经历的腥风血雨。

  7天7夜,是滴滴CTO张博最难忘也流传很广的“励志故事”。2014年1月,滴滴发起补贴大战,背后是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决战”。两周时间里,订单量上涨50倍,眼看40台服务器撑不住了。张博向程维求助,程维连夜电话连线马化腾,马化腾立刻在腾讯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部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在苏州街的银科大厦,张博和技术团队、腾讯部队奋战7天7夜,重写服务端架构。

  “当时的情况是,我们的服务器挂了,用户就会涌向快的,快的就会挂,用户再涌回来,我们就会挂。考验的就是谁的服务器先稳定下来,用户就会沉淀。”张博说,那一次,快的扛了10天10夜。

  “周二走出大厦,浑身都发臭了。一位策略工程师直接进了老婆产房,另一位工程师的隐形眼镜已经拿不下来。”张博这辈子都忘不掉,团队有人出现了幻觉,大喊一声“地震了”,所有成员轰轰轰跑下楼,发现其他人都没感觉。

  “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那个山头必须拿下,这也是滴滴的文化。”张博说。

  ——“我每天感觉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还要踩油门,每天都惊心动魄”

  去年春节后,《中国企业家》杂志曾推出封面报道,多维度复盘了这场历时两年的“入口飙车”。21天的“情人节计划”(合并谈判)给出行市场按下暂停键。“我以为滴滴和快的竞争就是总决赛,合并后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没想到只是亚洲小组赛。”程维在夏季达沃斯发言时说。

  “滴滴当时处在巨大的危机中。”程维发现,可以载入中国互联网史的合并案并不能给滴滴快的带来安全感,很可能面临人员离职和公司动荡;Uber强势进入,通过烧钱迅速扩张市场;各垂直领域的拼车、巴士纷纷成长起来,给滴滴很大压力。

  合并后的那个春节,程维几乎是在快的杭州公司度过的。“我们的确花了很多精力,做动员工作,合并谈判时间很短,很多工作都是合并后做的。”

  为了照顾合并期的敏感情绪,程维在任何场合讲话一定要说滴滴快的,而不是滴滴或者快的。这位公认的“暖男”也有简单粗暴的时候,他给高层管理者下任务,“向你们汇报的人不能有一人流失,必须找到合适他的岗位”。滴滴专车事业部总经理陈汀说,这是死命令。

  一年后重提合并,程维有几分轻松:“这就像年轻人结婚过日子,两艘船变成一艘,新船长得把命运和船身捆在一起。”

  最初的合并方案中,原快的打车董事长兼CEO吕传伟会在一年之后“退居二线”,现在看来,时间提前了不少。外界似乎已经忘却这位曾经的“行业亚军”,而是把更多的目光投向程维的新对手——Uber。

  Uber强势进攻,充当了滴滴快的整合的调和剂。“没有Uber这一仗,两家磨合的时间可能更长,彼此会观望。”滴滴人力行政副总裁杨建宏承认,在2015年3月到5月两个月时间里,整合的节奏是放缓的。

  这一次程维的对手是估值500亿美元的Uber,以及它背后的斗士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上半年,Uber中国烧掉了近15亿美元。过去的一年,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中国。要知道,在Uber全球排名前五名的城市中,中国占据四席。最可怕的是,Uber一击即中滴滴软肋。

  “Uber是带着枪和炮来的,我们还拿着刀,需要赶紧进化。”滴滴平台产品总监罗文说,但专车价格的下探势必引发出租车司机不满,如何化解政策风险?上线仅4个月的专车产品尚不完善,如何补短板?

  眼看Uber就要弯道超车,程维怒了,要么应战,要么等死。他火速调集市场、业务、PR、HR和财务同学(滴滴内部互称同学),成立了“狼图腾”项目组,和Uber火拼。他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给陈汀发一条信息:“空吗?过来一下。”以至于,坐办公室的陈汀微信运动量维持在每天1万步以上。“老大的压力很大。”陈汀说。

  那段时间,滴滴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狼性”。罗文几乎每天早上跑步进公司。“9点钟的早会,迟到一次罚200,到第三次就是500,我都被罚哭了。”有时候他在公司门口遇到程维,两个人一起跑。

  和Uber这场战争,程维称为闪电战,拼的是最有效的组织资源,快速奔跑赢得市场。“这10个月,我每天感觉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是我们还要踩油门,每天都惊心动魄。”

  ——“创业就是晚上推开一扇房子的门,外面是夜路没有灯。只知道应该走出去,但是不知道路上会碰到什么”

  滴滴在裂变。这和创业第一天程维想的不一样。“当时没有想太多,也不敢想。直到现在,一切都是为了活下来,想生存就要去找办法。”他用了一个比喻,“创业就是晚上推开一扇房子的门,外面是夜路没有灯。只知道应该走出去,但是不知道路上会碰到什么。竞争的残酷远远超过我想象的千万倍。”

  去年9月23日,美国西雅图,程维作为最年轻的中国互联网企业CEO,出现在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

  起初收到赴美邀请函,程维心情忐忑,“不敢信,也不敢想。”对于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创业公司而言,他不敢说成功,只是活下来了。尤其是在不远处,西方巨兽一直虎视眈眈。

  此前,估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巨无霸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主动找上门:“要么接受Uber占股40%的投资,要么被Uber打败。”程维毫不犹豫,开战!

  在美期间,程维去了特斯拉、谷歌和苹果参观,他开玩笑说:“只有Uber不让我进。”其实早在创业初期,他就和朱啸虎去过Uber总部。当时,滴滴正在进行C轮融资,程维的想法也很简单:“想看看Uber有没有兴趣投5%,意思一下。”但是,5%显然满足不了特拉维斯·卡拉尼克的野心。Uber提出的占股比例是30%到40%。双方期望值差距太大,导致谈判流产。

  实际上,投资人和Uber间的沟通从未停止。朱啸虎经常去美国,和Uber沟通也很频繁。但Uber的期望值居高不下,程维只能给个位数。更何况,在一轮接一轮的融资战之后,Uber也集结了长长的股东名单,沟通的复杂程度大大增加,合并的几率趋近于零。

  Uber拿着十几亿美元来中国烧,在程维看来有点过分。“那时滴滴刚开始做专车,不管在资本、营销还是技术上,都没法跟全球级企业相比。”他的怒火被激发,开始给自己定很夸张的目标,比如,融资要超过它,营销超过它,同时裂变出很多事业部,“想也想的到,当时状况乱糟糟的,还好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去年4月,几家国外打车软件创始人造访滴滴大厦。“他们听说Uber在中国砸了很多的钱,却没有打进来,都很好奇,因为中国是Uber在全球第一个碰壁的战场。”这为之后的投资案埋下伏笔,就在程维参加中美互联网论坛的前一天,滴滴拿出1亿美元投资美国第二大打车软件Lyft。而此前,滴滴已经相继投资了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Taxi和印度的Ola,其国际化雏形渐显。

  在程维的手机里,有一个“太平洋”微信群。“我让这些国外企业的CEO装了微信,平时在群里交流。”投了全球合作伙伴以后,资本不再是滴滴的劣势,加起来已经有超过7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联盟的形式好过互相厮杀。滴滴国际化有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投资,产品慢慢打通;第二步是关键事项比如融资、大数据、运营经验的分享。”程维说。

  在外界看来,程维在全球布下每一子都是战略意义大于资本意义。众所周知,Uber是“一本手册打全球”,但程维坚信,任何想要靠一种文化占领全球的野心家都会失败。“东南亚、印度、欧洲、日本、韩国都有当地的交通情况,怎么去整合,怎么和政策沟通,怎么可能是滴滴或者一个美国公司在全球做的呢?一定是通过合作达成一个大联通共享全球收益。”

  ——“滴滴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公司。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滴滴发展得太快了。成长速度过快,势必导致问题产生,而这些问题有致命的可能。程维曾说,“滴滴是一家容错率很低的公司,一个错误就可能前功尽弃”。

  去年10月9日,程维从上海市交委主任孙建平手中接过“首张专车牌照”。当天下午,滴滴大范围宕机。张博的第一反应是黑客攻击,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后来发现,是一个运维工程师的误操作。

  宕机那天,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的微信爆了,“前老板、前前老板、各种同事都来问滴滴怎么回事儿”。程维突然发现,滴滴已经融入每个人的生活,宕机就跟全城停电一样。那一整天,张博手都在抖。

  在程维看来,滴滴的危机感远远不止这些:“滴滴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公司。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在滴滴内部,有一条硬性规定,中层以上每个月必须体验产品30次以上。“我是整个公司当专车司机次数最多的人。”陈汀甚至要求所有产品、运营和技术人员每月一天全职开专车,至少10个小时以上,这样才能拿到全额工资。“坐在办公室写写代码,怎么知道司机在想什么?”

  “补贴少了,订单少了,横向竞争多了,全指派和抢单不一样了,还有新政、新规没下发,都是司机关心最多的。”双边平台的天然矛盾,每天困扰着程维,“订单要做起来,起来又觉得亏太多,规模起来又要提高服务体验。所以我们的LOGO有一个缺口,永远需要补足。”

  在寻找安全感的路上,程维正努力接近恐惧,熟悉恐惧:“当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上天就会给你开一扇窗。”

(来源:中国企业家)
                                                                 编辑:三人水
分享到: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著作权声明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一直尊重作品的版权,网站的所有内容均由其内容合作方提供。转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48号)第三条之规定。如果您发现本网站已转载或摘编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转载有疑议,或对作品的真实性持有其它不同观点,请您发送电子邮件至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内部信息部。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在网上传输的所有内容均由内容合作方提供,该等内容合作方负责其所发布的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
推荐打印声明评论

【如果出处引用错误,请与此信箱联络

查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昵称:    验证码: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文章评论声明:请您对您的言行负责,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我们会对您的IP进行记录。此评论只代表读者观点,并不代表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立场。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推荐
相关文章
 焦点新闻
 精彩专题
 各地动态
 使用技巧
 产品导购
 一周点击率排行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