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中心>>

TCL李东生:国际化的企业需要"敢为天下先"

文章时间:2016-12-01 10:56:42 
  1981年,TCL作为第一批中国电子科技企业在对外开放的“特省”广东诞生,比联想集团早了整整3年。对外开放让中国和世界的第一次真正的相遇,外面的世界吸引着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作为恢复高考后的幸运儿,彼时刚刚毕业的现任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担任广东省惠州市工业发展总公司引进部主任,与国际跨国集团公司密集接触。李东生工作伊始的积累,为TCL的成长埋下伏笔——TCL注定将成为一家国际化的企业。

  2002年 TCL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820万欧元并购德国施耐德,成为在当地的第一家中国制造企业。2004年,李东生先后整合法国汤姆逊公司彩电业务与阿尔卡特全球手机部门。由此,李东生被业界称为中国国际化的“一代宗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华星光电投建1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消息甫一出炉,和十几年前一样,全世界的媒体都再次聚焦到TCL这家中国企业和其旗下的华星光电身上。尽管在半导体显示行业,华星光电尚属新生代企业,但并不妨碍企业的发展速度。

  “耗资465亿”“全世界第一条11代生产线”“全球最高世代线”。这些关键词对于刚刚进入面板产业不足5年的华星光电和母公司TCL集团而言,确实意味着进阶,也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前车之鉴,夏普2010年首发进入10代线领域,不过由于下游的出海口尚未打开、供过于求的局面一直未能改善。

  李东生此次进入11代线市场,和12年前并购汤姆逊一样,敢为天下先。当时的“敢死队长”经历了之后的阵痛和重生。此次的11代线再次全球首发,又会给TCL集团带来何种机遇和挑战? 为此,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专访。

  两大产业侧重有异

  《中国经营报》:TCL上马的11代线,目前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领域属最高世代线,TCL此举“敢为天下先”,不过考虑到之前日本夏普10代线有开工率不足,下游需求不稳定的状况。你认为到了2019年7月,11代线产出之际,随着大尺寸电视普及,下游出海口会不会完全打开?

  李东生:近年来,液晶电视一直向着更大尺寸、更高分辨率方向发展。全球市场已经看到了主流电视尺寸的变化,对大尺寸电视机的需求预计将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增长。华星光电11代线一旦量产,将使TCL在大尺寸液晶电视面板上的产品组合更加丰富。

  关于11代线的建立,是TCL立足于未来市场竞争的基础上制定的战略。从目前的国际竞争体系来看。中国在上游产业的规模还与国际标杆企业存在差距。因此,我们需要以前瞻性的视野,着眼于市场需求趋势,在上游产业进行布局,并提升制造能力。

  《中国经营报》:TCL不断壮大上游产业(华星光电),可能意味着未来华星光电将成为第一主业,而近年来盈利状况不佳的多媒体也将逐步在集团内部边缘化,对此你有什么回应?

  李东生:集团对两大产业侧重有异,但两大产业都非常重要。华星光电作为TCL掌控上游竞争优势,增强话语权的核心产业,是TCL从整体产业上游提升竞争力的关键,华星光电同时也是TCL进行基础性与前瞻性技术研发的重要环节。华星光电的良好发展,将更有利对多媒体、通讯等下游产业开发高品质产品提供支持。另一方面,TCL更注重打造产业链优势, 提升整体优势。

  从中国制造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需要具备掌控产业链优势。华星光电的建立以及不断发展,使TCL乃至中国整体行业,提升了话语权及竞争能力。同时,也使公司下游产品的研发与生产获得了更有力的支持。未来,TCL仍将持续注重全产业的协调发展,以创新为核心驱动力,加强上、中、下各产业在研发与制造能力方面的提升。

  《中国经营报》:TCL上马11代 线,未来的产品将辐射全球市场,为全球的整机企业提供大尺寸面板。这与2004年并购汤姆逊均是业内开先河之举,对此,TCL觉得两笔战略投资的异同点在哪里,能否从公司目前的实力角度和宏观经济层面做出解释?

  李东生:从企业角度:两者均奠定了TCL的领先优势。作为中国制造业国际化发展的先行者,TCL在2004年成功收购汤姆逊与阿尔卡特,为企业的国际化发展奠定了强大基础。通过有效积累技术专利,以及海外运营渠道,使TCL快速打开了欧美等发达市场,促使TCL的国际化发展更为顺利。TCL的海外业绩,证明了这一点:2015年,TCL全年收入超过千亿,海外收入占比连续第二年接近50%。未来,TCL海外增长的速度将超过国内。作为中国业内唯一具有垂直产业链整合能力的企业,TCL摆脱了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更有力地掌握了企业发展的主动权。

  从宏观角度,两者均对中国制造发展具有深远意义。TCL收购汤姆逊、阿尔卡特等国际公司,首先,为中国企业制定国际化发展战略,提供了良好的战略参考与经验。在国际化发展进程中,TCL借助收购,实施“扎根当地发展”的策略,一方面,借助收购的资产,有效地在全球建立起先进的工业与研发基地,使TCL在全球的影响力越加深远。

  标杆学习,辨识优劣

  《中国经营报》:你经常提及三星,在《鹰的重生》一书中也提到“三星是值得TCL学习的老师”,近年来,在全世界科技企业中三星速度,令行业侧目。和三星相比,TCL集团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持续成长和持续品牌化的基因和三星有什么类似?

  李东生:三星是过去十年发展最快的综合性企业,伴随着日系企业在全球市场的萎缩,三星高歌猛进。日资企业的市场份额相当一部分被韩系企业获得,其代表就是三星。三星成功之处在于战略清晰、高标准、严要求。三星并非每个产业都做到全球第一,但目标越高,动力越大。在战略资源布局上目标清晰。三星最早部署半导体的时候落后于美国企业,甚至落后于中国台湾的企业。尽管布局晚,但投入大。在经营最困难的时候,三星都没有放弃此业务板块,现在三星成为全球半导体的翘楚。此外,三星整个系统的执行力很强。强效的绩效考核和严苛淘汰方式,提升整个团队的积极性。

  TCL作为新兴的企业和三星有差距,但作为比它规模小的企业,会有更好的速度和效率,而且能更好地对市场需求作出响应和纠错。另外一个优势在于,三星成长没有一个国内市场的支持,作为中国企业,有国内市场的支持,这也是比三星有优势的地方。

  《中国经营报》:三星作为家族企业,接盘人主要采用传承的方式,TCL集团经历35年的成长,也面临着创始人退休,接班人遴选的问题,对此你有什么样的规划?

  李东生:TCL集团是上市公司,不存在传承问题。目前TCL集团采取的是领导负责制的方式,集团除了董事会外,还有执委会。公司的人才培养有比较完善的计划,架构了“鹰系”、“新任系”和“高潜人才系”三条人才培养体系。其中极具特色的“鹰系列人才培养计划”包含面向高层管理者的“雄鹰工程”, 面向中层管理者的“精鹰工程”,面向基层经理人员的“飞鹰工程”,以及面向刚入职大学生的“雏鹰工程”,通过一系列的培训活动,提升员工领导力。

  近年来,集团选派到一些管理干部去国内外好的商业学院学习,还有高管班组成学习联盟。不断学习加之工作积累,优秀的接盘人就会自然出现。高管的权力来自董事会,但管理威信一定要靠自己。我坚信新一代一定比老一代更出色,这是一个企业能够持续发展的基本规则。

  产业链的不确定性

  《中国经营报》:上半年年报中提及TCL集团创立两只百亿元规模的并购基金。专门的产业并购基金从业者曾经对媒体表示“做创投基金,一定要有看穿未来的能力”。你曾表示,并购基金一定会聚焦到TMT领域,工业4.0领域。这也可能成为TCL集团重要的赢利点,那如何才能具备“看穿未来的能力”,预测产业链上的不确定性?

  李东生:做工业的总会面临不确定性,一切都在变化中。相信没有人能够绝对地看穿未来。企业要做的是在变化中做出调整。2016年TCL集团建立两个产业并购基金,主要目的是推动集团主导产业的发展。主导产业投入的力度都是很大的,近两年企业的并购资金动辄都是10亿美元的数量级。这种并购项目单靠企业自己的资源不够,并购基金的成立会产生杠杆效应,把自身资源放大。目前TCL的两只百亿基金,其中一只TCL出资10亿元,紫光出资10亿元,另外80亿元是其他企业投资。和长江产业基金合作也是一样。

  《中国经营报》:现在量子点产业对韩国的OLED产业造成很强大的冲击,QUHD 量子点技术会不会改变现在面板产业的格局?

  李东生:现在彩电显示主流技术还是液晶显示技术,在此技术结构之下派生很多新的技术,包括最新的量子点技术,它的基本就是薄膜晶体管技术。

  LG Display(以下简称“LGD”)一直坚持做OLED,成为目前全球仅有大尺寸OLED生产企业。LGD的工艺没有之前三星的OLED那么复杂,当然也就损失了一些效果,例如,色彩饱和度等。

  量子点技术主要是改善色彩饱和度,这一点是OLED相对传统TFT有一个优势的地方,我们通过量子点技术,它是能够让色饱和度达到,甚至有些指标超过OLED的水平,但是它的成本大大低于OLED,这样从产品的性能和价格来比,它和OLED比,就有一个明显的优势。

  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认为量子点技术是完全可以超越现在的OLED的技术。未来如果我们能够用印刷显示的方式做OLED,会是革命性的。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为了这一点,我们已经通过一些基金和自己直接投资上游做印刷显示的设备公司,我们在美国投了几千万美元,我们认为印刷显示技术假以时日可以成功。

  《中国经营报》:从2016年上半年年报开始,TCL集团金融业务表现得非常好,仅次于华星光电,增长幅度接近四成,成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TCL在2005年成立了财务公司,2006年也获得财务牌照,金融业务对于TCL集团还是很重要的。不过即便金融业务势头迅猛,你的投资仍然偏重实业领域。如何理解这样的战略布局。你觉得工业对于整个经济领域的意义是什么?

  李东生:实业在中国的重要性是由当今整个中国经济结构决定的,中国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注定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一定是建立在强大的实业基础。实体经济是创造物质财富,是有形的。13亿人口,基本有形的东西需求量是很大的。所以对中国来讲,若是本国不能提供这些产品,全都依靠进口,中国的经济就会出现倾斜。

  实体经济是对外贸易基础,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稳定地成长,很重要一点,是多年来的对外贸易顺差。为对外贸易顺差做出贡献最大的就是工业产品出口。

  对于中国实体经济来讲也面临很大的挑战,劳动力收入的提高造成了工业成本的上升。总体而言,这是,对实业的一个挑战。如何更好地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自动、智能设备的普及率。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意味着企业需进行产品的升级。

  深度 聆听内心的声音和科技的讯号

  2000年的夏天,经济学家埃德·亚德尼将新时代的人分为两类——向前看的野营者和向后看的大众。他认为,前一类人认为数字技术革命正在将经济转化为新经济,而后一类人则把新经济当做骗局。

  李东生无疑是前一种人,2004年收购汤姆逊,12年后再吃螃蟹,发力面板11代线。投资界有句名言,将钱花在不需要、买不起的东西上,是不会让人变得富有的。李东生不断尝试新模式,每每出手,总有给外界“举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总不免被扣上好高骛远的帽子。

  在新经济时代对于希望带领一批人“先富起来”的企业家而言,流行公式是“信息=财富”。而信息则源于读过的书,和行过的路。1977年冬恢复的高考制度,标志着一个国家和时代的拐点。李东生成为享受“拐点红利”的第一批人。因为求学经历和工作机会,外部世界为李东生打开了一扇窗,让其意识到了差距,而后树立了实业报国的意识。之后李东生带领大家挣脱国内市场的束缚,为中国的实业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不过由于2004年的国际化,这位一度被全亚洲视为最优秀的中生代企业家之后曾被评为“最差的CEO”。在《鹰的重生》中,李东生说,此时鹰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历一个痛苦的更新的过程。而在采访过程中,李东生告诉记者,实际上当时心理压力极大,但是只有慢慢梳理,追根溯源问题的原因,才能解决问题,舒缓压力。

  如今,互联网洪流汹涌澎拜、不断冲击实体经济,李东生的“实业报国”究竟是一个传统业者维护尊严的外交辞令,还是一位言语谨慎者源于事实的内心笃定?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珍视经历的宝贵,才明白选择的意义、才能真正聆听到内心的声音和科技的讯号。李东生将此称为沉没成本,付出越多,感情越多。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孙聪颖采写

  老板秘籍

  到2019年7月,11代线产出之际,随着大尺寸电视普及,下游出海口会不会完全打开?

  关于11代线的建立,是TCL立足于未来市场竞争的基础上制定的战略。从目前的国际竞争体系来看。中国在上游产业的规模还与国际标杆企业存在差距。因此,我们需要以前瞻性的视野,着眼于市场需求趋势,在上游产业进行布局,并提升制造能力。华星光电11代线一旦量产,将使TCL在大尺寸液晶电视面板上的产品组合更加丰富。

  TCL集团经历35年的成长,也面临着创始人退休,接班人遴选的问题,对此你有什么样的规划?

  TCL集团是上市公司,不存在传承问题。目前TCL集团采取的是领导负责制的方式,集团除了董事会外,还有执委会。公司的人才培养有比较完善的计划,架构了“鹰系”“新任系”和“高潜人才系”三条人才培养体系。其中极具特色的“鹰系列人才培养计划”包含面向高层管理者的“雄鹰工程”, 面向中层管理者的“精鹰工程”,面向基层经理人员的“飞鹰工程”,以及面向刚入职大学生的“雏鹰工程”,通过一系列的培训活动,提升员工领导力。

  李东生简介

  李东生,1957年7月出生,TCL集团创始人,现任公司董事长、CEO,党委书记;中共十六大代表,第十届、十一届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会长,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广东省企业联合会会长,广东省企业家协会会长,广东家电商会会长。1982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技术系,同年加入TCL的前身——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任技术员。1985年,担任TCL通讯设备公司首任总经理。1993年,担任TCL电子集团公司总经理。上任后,TCL开始进军彩电业务,市场销量高速增长,使TCL成为中国彩电行业领先企业。1996年,担任TCL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2002年,担任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2004年,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整体上市,李东生担任董事长、CEO。同年收购法国汤姆逊全球业务和法国阿尔卡特全球移动终端业务,奠定了TCL在全球消费电子行业领先者的地位。

  在李东生的带领下,TCL集团经过30多年的发展,正成为一家全球化的智能产品制造及互联网应用服务企业集团。2014年,TCL集团营业收入首次突破千亿元;2015年,实现营收1046亿元,净利润32.3亿元。

(来源:《中国经营报》)
                                                                 编辑:波澜
分享到: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著作权声明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一直尊重作品的版权,网站的所有内容均由其内容合作方提供。转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48号)第三条之规定。如果您发现本网站已转载或摘编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转载有疑议,或对作品的真实性持有其它不同观点,请您发送电子邮件至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内部信息部。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在网上传输的所有内容均由内容合作方提供,该等内容合作方负责其所发布的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
推荐打印声明评论

【如果出处引用错误,请与此信箱联络

查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昵称:    验证码: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文章评论声明:请您对您的言行负责,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我们会对您的IP进行记录。此评论只代表读者观点,并不代表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立场。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线上现金麻将玩法-澳门现金22点经典棋牌游戏大全—网上真人现金麻将游戏官网推荐
相关文章
 焦点新闻
 精彩专题
 各地动态
 使用技巧
 产品导购
 一周点击率排行
澳门真钱麻将游戏大全